推广 热搜: B2B  机械  电子商务  传音,棱镜,胜算  扬子鳄,保护区,督察  安峰山,国台办,后盾  世贸组织,裁决,争端  投资额,入库,财政部  关税,经济,贸易  国台办,干涉内政,美方 

又是一年风起时

   日期:2020-09-11     作者:三月    浏览:9    评论:0    
核心提示:年年岁岁,岁岁年年,梧桐树下,此刻正站着一位老人家,满头稀疏的白发却也还编着一头长辫。她默默注视着远方,不知是在等待秋收

年年岁岁,岁岁年年,梧桐树下,此刻正站着一位老人家,满头稀疏的白发却也还编着一头长辫。



她默默注视着远方,不知是在等待秋收,还是在忍受孤独,亦或是目之所及,皆是回忆。


 

我跟随她的目光,从金黄色的田野,到对岸的人家,远处传来二胡的声音,悠长却也凄凉。

 


一两只麻雀停在了田野上方纵横交错的电线上,我的思绪也顺着电线来到了远方。

 


01

 
十多年前,一样的秋天,我放学回家看见家里的木门紧锁,便知道外公外婆还在田野里收割稻子,于是我就连跑带跳地浸没在了稻花香里。
 

沿着田间小路,朝着自家的田地走去,虽是阡陌交通,但也有最近的路,可我偏偏不走。
 

我喜欢在田间绕来绕去,偶尔折一棵狗尾草,再去逗一逗停在枝叶上的小蜻蜓,亦或在小径旁蹲下撩拨沟壑里的水。
 

等走到自己家田里,已然黄昏,外婆看见了我。
 

“放学了,你在旁边玩一会儿,我跟外公马上收拾收拾就回去。”
 

“外婆,我饿了。”
 

“好,我们马上就回去,晚上给你烧好吃的。”外婆对我总是这般宠爱和温柔。
 

外公装好了稻谷,满满的两筐,外婆也收拾好了余下的秸秆,拉起我的手,走向了回家的路。

 
外公走在我们前面,挑着扁担,一摇一摇的,落日的余晖打在稻谷上,是秋收的喜悦。
 







02

 
转场,那是我记忆中最胆怯无助的一个夜晚。
 

那是采茶籽的季节,每家每户的人都会去自家的山头采下茶籽,然后再挑到小镇的一户人家那榨成茶籽油,我家也不例外。
 

傍晚,外公整理好了两担茶籽正准备出门,外婆把我带到邻居家,对我说:“你今天晚上先在这位外婆家睡觉好不好,等外婆和外公回来,就来这接你回家睡,好吗?”
 

“好。”


我很喜欢跟那位外婆家的孙女玩,所以没有想太多就答应了。
 

“那你要乖乖的。”
 

“好,我知道了。”
 

我跟外婆挥手说再见,看着他们离开,而后就转身进入了邻居家的院子里,两个小女孩一起跳绳,一起数格子,夕阳伴着我们的笑声西下。
 

深夜了,他们都进入了梦乡,而我却被惊起,以前总是外婆抱着我入睡,夏天她会用亲手编织的扇子给我扇风驱蚊,冬天她亦会为我暖手暖脚。
 

没有外婆温暖的怀抱,面对的是冰冷虚无的空气,还有从山间传来的悲凉凄异的声音,不知是猿叫,还是狼嚎。
 

思念,是夜空无法盛下的,害怕,是月光无法照尽的。
 

我把头缩进被窝里,想着,是不是缩小了黑夜就可以减少一点害怕,可是我还是掉下了眼泪。
 

这时,门轴转动,嘎吱嘎吱的声音响起,是外婆回来了,房间的灯光亮起,我猛地从床上跳起,立马向外婆跑去,扑进了她的怀里,瞬间眼泪就如泉水般涌出,哇哇大哭起来。
 

外婆一时不知所措,只是一直用手一遍又一遍地亲拍我的背,安慰我:“好了好了,不哭了,外婆带你回家睡觉。”
 

我依然紧紧地抱住她,生怕她再把我丢下,就这样,我哭着哭着竟在外婆的怀里睡着了。
 

外婆的怀抱里,是十年的陪伴,是远行的牵挂,是流星划过天际的温暖,依恋,眷恋都不足矣。
 
 

03

 
再回首,又是田野,那里藏着我所有的酸甜。


梯田在我家乡是常见的,外婆在地里摘完菜回来,路上看见我和一群小伙伴在梯田上玩耍,跳上跳下的。

 


“佳佳,该回家吃饭了。”外婆呼唤着我。

 


“外婆,我再玩一下。”

 


“好,那你等下记得回来吃饭。”外婆见我玩得开心,便允许我再玩一会儿。

 


可谁知,下一秒就会为上一秒的决定所后悔。

 


我从一阶梯田跳到另一阶,落地的那一瞬间,骨头咯吱一声,一阵疼痛,我站不起来了,只是大声的哭叫。


 

住在旁边的一户人家听见了,见状连忙跑到我家,告知了外婆我的情况。外婆丢下手中洗净的菜,立马呼叫外公,一齐赶到了现场,见我一直在哭,更无法站立,外婆着急地落下了眼泪。

 


“你家不是有车吗,能不能送我们都去下医院。”外婆梗咽着声音,拉着那户人家的手,用恳求的语气说到。

 


“好,我现在把车开来,你们把她抱过来。”

 


外公把我抱起,上了车,来到了小镇上的骨科医院。

 


医生说,我右腿骨折了,然后给我打了石膏。

 


我只知道,直到我打完石膏,外婆的眼泪都没有停过,回到家中眼眶还是红红的。


 

养病的那一个月,我一直躺在床上,吃喝拉撒都是外婆在照料,最难熬的就是晚上。

 


一到夜晚,腿伤处就格外的疼,久久无法入睡,即使睡着了,一个不小心就会牵动右腿,又会疼起来,一疼就哭。

 


所以那一个月,外公外婆几乎没有睡过一个好觉。痊愈后,我还得知,外婆把我那天摔伤时穿的鞋子给扔了。

 


泪光折映出她的爱,一夜一哭声,满载着她所有的心疼。

 


风起了,雀走了,思绪的弦被拉回。

 


老人回首。

 


“起风了,我们回去吧。”



“好,外婆。”

 







今年我已二十,外婆却已年近七十,她陪我长大,时光却伴她老去。
 

记得那时,外婆才五十多岁,鬓发如云,一头黑发总惹得其他老人羡慕不已,那也是她的骄傲。
 

但终究。
 

为了我,她从青丝到白发,卸下了所有的骄傲。
 

如今她总喜欢一个人坐在门口,呆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又或者站在那棵梧桐树下,望向远方。
 

我每每站在她的身后,看着她的孤影,都不禁想起《百年孤独》中的一句话:生命中曾拥有过的灿烂,终究都要用寂寞来偿还。
 

在外婆眼里,我是她曾经所有的灿烂,如今我已远行,所以唯留寂寞了吗?
 

但这就是生命的意义吗?
 

《和平与战争》中写道:其实生命的真正意义在于能够自由地享受阳光,森林,山峦,草地,河流,在于平平常常的满足。其它则是无关紧要的。
 

也许对外婆而言,秋,稻花乡里,与我相伴归家;冬,三寒二暖,为我添衣加物;夜,清冷肃静,给我暖心怀抱,简简单单,平平常常,便足矣。
 

曾以为,梦在远方,故乡、异乡与我而言又有何区别,却未曾想,此后远行,牵挂相随,思念不离……
 

我是外婆生命中的慰藉,而她又何尝不是我生命中所有的温暖。
 

风伴雨絮零落,心随影动思长,又是一年风起时,还是吹皱了岁月,化作了回忆……






如有冒犯,请联系我

 
打赏
 
更多>同类头条资讯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头条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