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广 热搜: B2B  电子商务  电子  投资理财  市场分析  企业  机械  优汇网  科技  手机 

感谢你曾经来过

   日期:2020-09-27     作者:三月    浏览:49    评论:0    
核心提示:前记此文用来纪念高中三年的女同学。她没有死,只是慢慢的沉入在好友列表里,成最熟悉的陌生人。这里称她为舒瑾。她也是伊如贵,
前记


此文用来纪念高中三年的女同学。她没有死,只是慢慢的沉入在好友列表里,成最熟悉的陌生人。


这里称她为舒瑾。她也是伊如贵,是她在家乡的名字。那个时候很羡慕她的名字,很好听的。她便按着她家乡的习俗挑了好几个名字,我选了伊莉。为什么选这个,因为都姓伊。


写这个文的时候,我在二刷张嘉佳的《云边有个小卖部》。


不知道为什么就想到了和她的种种回忆,而距我和她不联系也有了小半年,和她闹掰我也不是很难过,继续过着快乐的生活就连偶尔想起来都不会。


我搞不懂为什么又突然想起来。


为什么只写她,


因为值得纪念的都是逝去的。


逝去的也是我的青春。


正文




我初中的时候有个玩的特别好的女朋友,可惜分数没能上同一所高中。那个时候就在心里暗暗祈祷:高中啊一定要找到一个只和我玩的女朋友,一定啊。


我总觉得自己自命不凡,幸运之神就是长在自己身上的一样。是因为每一次的祈祷都会实现。


九月入学,我第一次注意到舒瑾。


舒瑾舒瑾她不是人如其名,反之冒冒失失像个男人。我喜欢的也是像男人的女人。这个有趣的灵魂,可以带来快乐。


第一天入学下午,阳光切断了树叶。


我坐在靠门的座位昏昏欲睡。突然咚的一声,一个乌漆墨黑的蘑菇头从地上爬起来“哎呦我去”她叫唤着,旁边的另一个小蘑菇头赶紧扶起来。


这是后来运动会的时候她坐在健身器材上手舞足蹈的和我比划“当时我和明星一看快迟到了赶紧往学校跑,结果一下跑到前楼自己不知道走错了还坐的稳稳的。有人跑回自己位置,我还理直气壮的告诉人家,这,是我的位置。”

我当时乐的不行。那个时候的她,我看到了眼里有光。


“真是没想到第一天就撞到班主任怀里,还摔了一大跤,真是太丢人了。”


很多年以后我回想起这一幕依然觉得岁月静好,美好至极。


在后来顺理成章的成为了好朋友,又后来成了班里唯一的好朋友。


可是我忘了三年前我看到的光,是我自己眼中的光…而她本来就是这个性格。


我俩那时候就像小情侣一样。很多时候甜甜蜜蜜,更多时候争吵不停。我觉得她这个人简直不像个人,无理取闹。她也觉得我这个人胡搅蛮缠。

两个人就这样互相救赎也互相折磨的交手了好几个年头。


吵的最凶的…哦不每一次都很凶,也每一次都和好。


不过还是分开了。最后一次的吵架,我们之间介入了别人,和以往都不一样,一直没有和好,又或者说和好了回不去了…


晚自习


她总不喜欢在班里待着想要出去透透气。我和她相反,我懒得出去。


在操场的草坪,我看着她眼睛闪闪的和我规划我俩的未来,那时候我喜欢一个未来规划里有我的人。


“以后呢,咱俩就好好学习考到同一所大学。这样我俩就可以住在一起了,你的男人我给你把关,现在的男的没一个好的,实在不行我把我哥介绍给你,我给你说我哥…”


当时心里有颗期待的种子悄悄发了芽。


“我俩集训的时候去同一个集训点就可以提前住在一起了嘿嘿你谁也别给谁说 到时候就咱俩去。”眼前是她憨憨的笑。


集训的时候也是真的住在了一起,不过和之前预计的有很大偏差。明明是对床一个星期说的话还没有以前一天说的多。是的,我们一直没有和好。


因为她老家的习俗,每次过年家里来亲戚。不论男女只要成年都要上酒桌给长辈敬酒。


第一次接到她打的语音,我还觉得莫名其妙的。听着她软软糯糯和我瞎扯犊子,执拗的非要给我买口红问我喜欢什么色号。给我乐的,想逗逗她就把通话都录制了下来。


等她酒醒后故意提起来这个事,她连连否认。把视频给发过去,看她皱着脸和我哭穷。每次想想都乐的笑出声来。


到现在的最后一次的通话是集训前夜。


班里一起组织了一个集训前夜part,我没去。没啥别的原因,就因为有个强势的老妈。那天晚上我躺在床上刷抖音,突然弹出来一条语音电话。看到是她发来的我突然一下就笑出声了。


是啊我早就知道—她喝酒必给我打电话。


接上电话,她果然忘了和我之前的不愉快,胡扯八道的和我扯。


末了声音低低地道:你在哪啊,我想找你…我一骨碌从床上翻起来。半夜十一点我出去的理由都想好了,准备穿衣服。


她又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一下兴奋起来。和我说:哎我先不和你说了,他们开始蹦起来了,我去蹦野迪了,就挂了电话。我一手拿着衣服一手拿着电话,光着脚踩在地上,一时间不知道该干什么。


嗯…这样也挺好的。大晚上的我也不想出去。


我以为她给我打了电话我俩就算和好了。直到去了集训点,见到了她,她好像没有我想象中的那样开心,也…和我规划的差了点。

宿舍里都是一个学校的,她也拉进来别人。嗯…可能就这个时候觉得真的回不去了。


虽然是同为校友,也有亲疏远近。一起玩的地方、人也都不一样。她喝多被别人扛回来的时候,果然又让别人来找我。不一样的是她问我小张呢你给我找一下小张。


她也终究有了别人。世界离了谁都会转,但是你却没有找到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人。


她问我:你觉得我们还能回到以前吗。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我以为和以前一样的。我笑着说能啊,你觉得呢。她没看我“我觉得回不去了。” 我一下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还是硬撑“是吗?回不去就回不去了呗。” 走出寝室,眼泪却像断了线的珠子霹雳吧啦往下掉。


后来听到一句话:相互折磨的两个人,灵魂永远得不到救赎。


我每年不论什么原因必发一次高烧。


果不其然,集训中旬。发了烧,裹着大厚被子病恹恹地躺在床上。模模糊糊之间我感觉好像有个小水草飘过来摸了摸我的脑袋。我抬眼又抵挡不住困意睡了过去。


我知道是她。


最后一次见面。


我坐在ktv门口石阶上给我妈打电话,眯着眼看着远处的小彩虹飘过来。这是毕业的最后一次聚会,也是我想了很久的聚会。


她应该没看到我。


打完电话上去,找了个靠边的位置,看着她跳着跳着和别人喝酒。我想到来之前和我闺蜜讲聚会的事,嘴硬地说我绝对不和她喝一杯酒。


在她端着杯子,摇摇晃晃地往我这边走的时候,我忍不住的想笑。硬挤过来坐在我旁边,举着杯子打了个酒嗝:来,咱俩喝一杯。那天我听见自己说行。


我听她给我解释之前的误会;看她重新加我好友,一个字一个字地把我的名字敲在屏幕上;听她说在喝酒了想给我打电话却找不到我的联系方式哭的像个孩子;看她把我的指纹又重新录在她手机上…


你以为这样就和好了吗?并没有。


破镜重圆人在否?


入秋了,手脚又开始冰凉。人也老了,总想起以前的事。天凉她总帮我捂手;每天早上给我带热乎乎的豆浆;说我天天下午吃垃圾食品带我回家给我做饭吃。


后来我俩就没有后来了。


我也变得越来越无动于衷,得到什么都觉得惶恐。


以前我总觉得两个人吵架都吵不散才是真感情,其实不是的,吵架冷战最容易伤害两个人的感情。如果你越来越冷漠你以为你成长了,但其实没有,长大应该是变得温柔。


最后不论她看得到还是看不到。


我都希望她过得非常好就像那个暮夏她和我说听到我过得好她就会安心一样。


再见了,小蘑菇。




如有冒犯,请联系我

 
打赏
 
更多>同类头条资讯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头条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