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广 热搜: B2B  电子商务  电子  机械  投资理财  优汇网  SEO  产品  市场分析  b2b平台 

南方的人

   日期:2020-10-12     作者:三月    浏览:19    评论:0    
核心提示:大学毕业的那一年,我来到了阿朝的城市。我和阿朝是在我上大学的时候相识的,我依然记得我与阿朝的第一次见面是在酒吧里。那是我

大学毕业的那一年,我来到了阿朝的城市。


我和阿朝是在我上大学的时候相识的,我依然记得我与阿朝的第一次见面是在酒吧里。

那是我第一次来酒吧,是被朋友拉去的,便遇到了阿朝。


酒吧里,摇曳的灯光散布在各个角落,嘈杂的音乐伴随着熙熙攘攘的人群,让在一旁安静酌酒的阿朝显得格格不入。


01


那时的阿朝穿着黑色的正式西装,修长白皙的指扶着酒杯的边缘,黑色柔软地发丝沿着额角自然垂落,恰恰遮住了侧颜,只露出高耸秀气的鼻梁。


明明清楚得可以看到每一根细发,他的面容却是在模糊的光线下变得一片空白。


正是这样的阿朝吸引了我,我走到他的旁边,我说“先生,加个微信?” 


我与阿朝,是最简单的见面方式,却让我经历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感情。


阿朝比我大四岁,那时的阿朝,是个从南方的一个小城市来北京创业的青年,我是个还有三年才毕业的大学生。


这样的我们,在酒吧,相遇,在北京,相爱。


我与阿朝的第一次争吵也是我们第一次面临分别,那是相识后的一年,阿朝创业并不怎么成功。


那天晚上,我带着阿朝给我的钥匙来到他租的房子里,打开门,便是黑漆漆的屋子,他没有开灯,却依然能清楚看到一个男人坐在沙发旁,醉意朦胧,眼里已经没有最初见到他时对未来的那份希望,取而代之的是,黑漆漆的瞳孔里,毫无光彩。


我走到阿朝旁边,低头弯着腰,问道“阿朝,你怎么了?”


阿朝这才发现我的存在,他缓缓转过头,望着我,他的脸早已被泪水浸湿,光滑的令人心寒他带着哭腔,说“堇色,我要坚持不下去了。”


我正准备安慰他,跟他讲,我会一直陪他到世界终结。


他颤抖的握着我的手,说“堇色,我想回家,我不想在这里待下去了。”


我不可置信的看着他,我狠狠甩开他的手,站直身子,我问“所以,你要把我留在北京,你好在你的家乡平平淡淡的过完这一辈子?”


他沉默着,目光呆滞的看着地板,像是在逃避什么。


我又补了一句“你是不是想跟我分手?”


空荡的屋子里,依然等不到他的答复,我像个笑话一样站在一旁期待着他说点什么,可终究,是一片寂静。


“陈文朝,你混蛋!”这是我在这间屋里说的最后一句话。


最后,陈文朝走了,我堵着气并没有送他到车站,可我并没有和陈文朝分手,我和他依然在手机上保持着不温不火的联系。


那是我第一次体会到异地恋的痛苦,我会在看到其他情侣依偎在一起时,想到阿朝。


也会在无数个夜晚,望着通讯录上的名字,躲在被窝悄悄地哭了起来。


02


我依然记得,有一天,大街上,我的泪水毫无预兆的滚过我的脸颊,一旁的朋友问我“怎么了?


我说“没有爱人的一座城,是没有灵魂的一座城。”


我总说阿朝是我的劫,无数个想他到崩溃的夜晚,我都问自己为什么还不分手,答案却很明      显的浮出水面,因为舍不得。


既然,在劫难逃,索性不逃。


于是,大学刚一毕业,我不顾身边人的反对,千里迢迢去找我的阿朝。


从北方到南方的路途是十分十分的遥远,以至于,途中,我把我和阿朝未来孩子的名字都想 好了。


那并不是我和阿朝相别两年后的第一次相逢,期间,我会来找阿朝,阿朝有时也会来北京找我。


只是,从没有一次,像这次一样,看到了未来,仿佛,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画面就在眼前。


然而,这仿佛只是我一个人的幻想,与阿朝见面后,我把我在这里找工作,在这里买房子,和他一直一直在一起的计划跟他讲了。


他说“堇色,谢谢你肯来找我,我带你见我妈吧。”


阿朝带我见了他的母亲,那是个很瘦弱的女人,可我依稀能感觉到,她看我的眉眼是锋利的。据阿朝所述,就是这样的女子独自把他抚养大的。


似乎是故意的,饭桌上,她并没有多看我一眼,而是用我听不懂的方言和阿朝在那有说有笑。


那是我第一次深刻体会到“如坐针毡”这个词,我像个局外人一样在一旁静静的看着。


正当我无聊的摆动着桌上的碗筷时,阿朝的母亲突然把阿朝支开,而后,本来温和的面庞变成了截然不同的冷淡。


她说“林堇色小姐,你的父母在北京对吧,他们应该都不同意你为了一个男人跑这么远来这       定居吧,我家文朝也免不了在那遭受议论。刚刚你也看到了,你根本也融入不进来。


我在椅子上,手心攥出了汗,却没法站直腰板,反驳什么。我无比清楚的知道,她想表达的莫过于最简单的一句话“你们不合适,赶快分手吧。”


回来的路途,只有我和阿朝两个人,我怎么也没想过,那段让我煎熬了两年还不肯放弃的感 情,我会提分手。


那天,我抱着阿朝,发从埋在在他的脖颈旁,他对我突然的拥抱并不感到意外,在刚在一起的时候,我就很黏人总喜欢抱他。


而那天的我,却把这当作了最后一次拥抱,我紧紧抓着阿朝的衣角,生怕手一松,一切就都灰飞烟灭了。于是,过了很久我才缓缓张口。



03

“陈文朝,我们分手吧 。”


这是一句与此时甜蜜的拥抱十分不符的话,也是从这段感情中,最深爱的那个人口中说出的。


我总认为,我爱陈文朝,比陈文朝爱我,要深的多,如果不是我的坚持,也许这段感情早在两年前就结束了。


然而,让意料之外的是,他并没有推开我,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说“好。”


反而是,把我搂的更紧,他说“林堇色,我不同意。”


一切的突然,就像在不久后的一天,我结束了一天的工作,余晖照旧落下,生活像往常一样没有任何的改变,却在如此平凡的一天,我收到了陈文朝的一条简讯,内容是这样的:一段不被家长接受的感情,没必要持续下去。


我从前认为,我能一辈子黏着我的阿朝,即使他提分手,我也要死皮赖脸的不同意,我的阿朝,只能是我的。


然而,当这一天来临时,我却只能默默地哭红着眼睛,对所有的一切无能为力。


南方的冬天远没有北方的冷,那年冬天,却让我深刻感受到了比过去二十几年都要刺骨的寒冷。


后来,我回到了北京,我与陈文朝再也没有联系过,他却成了我挥之不去的过往,我会拿小号悄悄地关注着他。


我知道他结婚了,结婚照上的女人笑颜如花,他挽着的是我一直梦寐以求的新郎,穿着的是我早在大学时就梦过的婚纱。


而同时,我在他的博客上,看到了他发表的文章,那篇文章叙述的是一个女大学生和一个大她四岁的男人的故事,男主人公是多么坚定的选择女大学生,让母亲从以死相挟变成最后的无计可施,最后俩人终于实现了他一直埋在心里的对未来的期许。


文章的末尾,他写到:是我和她之间的遗憾,在这里,圆满了。


看到这,我已哭的泪不成声,那是一个圆满的故事,也是一个女孩的梦。





如有冒犯,请联系我

 
打赏
 
更多>同类头条资讯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头条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